首頁修真我的師兄絕世無雙章節

第409章 逆天之命

推薦閱讀: 系統逼我做皇帝 、 三國從救曹操老爹開始 、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 首領宰今天也想被咒術師祓除 、 宦妃還朝 、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 我的細胞監獄 、 將進酒 、 暗黑系暖婚 、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這千鈞老祖的話,怎么聽都像話里有話,北長青仰頭灌了一口酒,笑道:“無非是渡劫成仙而已,對于晚輩來說小事一樁,根本不值一提?!?/p>

“哈哈哈??!”

千鈞老祖突然發聲大笑,就像聽見了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一樣,指著北長青,道:“小事一樁?不值一提?我說小崽子,你倒是什么牛皮都敢吹啊,告訴你,這話任何人說,老祖都會相信,唯獨你小子說,老祖斷然不信?!?/p>

“為什么?”

“你一個天妒之命,還能活幾天都是一個未知之數,更甭說渡劫成仙?!?/p>

聞言。

北長青啞然失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天妒之命?”

“老祖不僅知道你小子是天妒之命,還知道你小子出生的時候,天生異象,祥瑞蓋蒼穹,被譽為絕代天驕麒麟子,當時不少人都認為你小子是乃天命之子,為此,當今仙朝還史無前例的賜你無雙道號?!?/p>

“你小子自幼在大羅云州的玄天宗修行,僅用短短數年時間便修到大乘境界,堪稱古今之最,很多人都覺得你小子一定能夠渡劫成仙,甚至一步登天,問鼎人君,人王,人帝……”

“可惜,可惜的是,你小子首次渡劫,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劫云變化,宛如地獄猙獰,更如天象之忿,劫雷之音,驚天動地如天公之怒?!?/p>

“種種跡象都表明,你小子非但不是天命之子,甚至……可能是被蒼天詛咒的天妒之子?!?/p>

“天妒之子堪比災星禍害,玄天宗那幫老家伙自然容不下你,倒是便宜了徐道林那個小王八蛋,被他撿了一個漏兒,帶你拜入了無為派。

“在無為派,你小子三渡天劫皆失敗,渡的皆是代表不詳的天罰之劫?!?/p>

“老祖還知道你小子兩度生出天命造化,前些日子你小子生出天命造化,降下的還是三魂天罰劫……”

千鈞老祖盤膝而坐,捋著下巴的長須,將北長青這些年的經歷一一道出,講的那叫一個詳細,對面,北長青只是微微搖頭,除了無奈之外,似乎并無太多的情緒色彩。

確實。

在外面的時候,當千鈞老祖三番五次當著他的面提到徐道林的時候,他就隱隱猜測,這老爺子十之八九知道徐道林是自己的師父,不然的話,其他人不提,為何偏偏提到徐道林,明顯意有所指。

隨后,千鈞老祖提到禁忌之門,非常篤定的說,非要等北長青渡劫成仙之后才肯告訴他。

那個時候,北長青也猜到這老爺子應該調查過自己,至少知道自己是天妒之子,無法渡劫成仙。

果不其然。

這老爺子還真調查過自己,不僅調查過,還調查的門清,竟然連自幼在玄天宗修行的事情也知道。

“老前輩,你把我調查這么清楚是幾個意思?”

“你小子甭想多了,老祖可沒其他意思,只是想瞧瞧讓老頭子等了幾千年的主兒究竟是什么存在?!鼻рx老祖拿起一顆紅彤彤的果子,用衣袖擦了擦,而后一口吞了下去,一邊嚼著,一邊說道:“起初的時候,老祖本以為你小子是個天選之命,可沒想到……竟然他奶奶的是天妒之命?!?/p>

北長青聳聳肩,不置可否,道:“誰說不是呢?!?/p>

千鈞老祖神情一怔,許是沒想到北長青會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句話,道:“你小子倒是看的挺開啊?!?/p>

“不看開又能怎么著?!北遍L青笑道:“要不您老發發慈悲,指點指點晚輩怎么逆天改命?”

“我……我他娘倒是想,也得有這個本事啊?!?/p>

一直以來,千鈞老祖有件事想不明白,他不知道究竟是鎏金老祖這回看走了眼,占卜算卦的時候出了什么岔子,誤把北長青的天妒之命算成了天選之命,所以,才將傳承傳給他。

按理來說,不太應該。

在千鈞老祖想來,這么重要的事情,老頭子是不可能會算錯,更不可能誤把天妒之命算成天選之命。

難道……老頭子故意為之?他老人家等了幾千年,就為了等你這么一個天妒之命?這有點說不通啊。

天妒之命,俗稱短命鬼,甭說渡劫成仙,還有幾天活頭都不知道,他老人家把傳承留下來,不是白瞎了嘛。

還是說……

北長青這小子不是天妒之命?

這好像也說不通。

其他不說,這小子三渡天劫皆失敗,兩度生出天命造化降下的皆是天罰,還有那一身無上造化……古往今來,只有天妒之命才會有這么好的氣運福緣,也只有天妒之命的命運才會這么坎坷,天妒天妒,便是由此而來。

這時,北長青問道:“老前輩,你找我來,就為了弄清楚,我不是天妒之命?”

“沒錯,確實是這么回事?!?/p>

“有一句話說出來,您老甭介意,我是不是天妒之命,好像跟您老沒什么關系吧?”

“小子,說什么呢,咱們好歹也是師兄弟,作為師兄關心關心你,不行嗎?再則說了……退一萬步來說,我畢竟是得到老頭子點化才得的道,好歹也是老頭子半個弟子,關心一下他老人家的傳人,也是應該吧?萬一你小子哪天蹬腿了,老祖我不得替你擦屁股嘛?!?/p>

“呵?!?/p>

北長青笑道:“不僅僅是如此吧?”

“不然還能是什么?”

北長青瞇縫著眼睛,笑吟吟的瞧著千鈞老祖,道:“是不是跟你說的那道禁忌之門有關?”

千鈞老祖與其對視著,并沒有及時回應,過了好大一會兒,突然笑道:“小子,可以啊,腦瓜子轉的挺快,既然被你小子看出來了,老祖也不瞞你,確實跟那道門有關?!?/p>

“我是不是天妒之命,跟你說的拿到禁忌之門能有什么關系?”

“關系大了去了?!?/p>

“那你倒是說說究竟有什么關系?!?/p>

“還是那句話,如果你小子能渡劫成仙的話,老祖就把禁忌之門的秘密告訴你?!?/p>

“這他么的跟我能不能渡劫成仙有什么關系?!北遍L青正說著,忽然有所悟,道:“我明白了,原來如此?!?/p>

“你小子明白什么了?”

“老前輩應該是不敢百分之百肯定我就是天妒之命,確切的說,老前輩可能認為我是天妒之命,但是您老覺得鎏金老祖又不大可能將傳承留給我一個天妒之命,所以,您老想等等看,如果我能渡劫成仙的話,說明不是天妒之命,如果我無法渡劫成仙,那就是天妒之命?!?/p>

“嘿!老頭子果然沒看錯人,你小子表面看起來人畜無害,內心倒是什么都明白,不錯,老祖的確是這么想的?!?/p>

說著話。

千鈞老祖站起身,扭了扭脖子,說道:“小崽子,看你這么實誠,老祖也不打算跟你玩那些彎彎繞,不瞞你說,開始的時候,老祖并不打算與你見面,想著過些年,等你渡劫之后,能否成仙,便可以知道你是不是天妒之命?!?/p>

“只是沒想到……老祖沒去找你,你小子他奶奶的竟然自己送上門了,得,既然碰上了也算緣分一場,老祖琢磨著見個面,聊聊,也沒打算跟你說這么多,只是……聊著聊著就有些上頭了,還是沒忍住,你小子也甭多想,就當咱們沒見過面,該怎么著還怎么著,把這檔子事兒忘了就行?!?/p>

北長青無語道:“您老人家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就納悶了,那勞什子的禁忌之門到底是什么玩意兒?跟我有什么關系嗎?”

他并不是一個喜歡鉆牛角尖的人,偏偏這千鈞老祖東一棒槌西一榔頭,讓他對禁忌之門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p>

“真話很簡單,禁忌之門跟你沒有關系,確切的說,如果你小子是乃天妒之命的話,跟你沒關系?!?/p>

“你的意思,我如果不是天妒之命,就跟我有關系?”

“也沒關系?!?/p>

“臥槽!”

北長青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道:“鬧了半天,跟我沒關系,那你給我扯這么多做什么!”

“你著什么急,老祖的話還沒說完呢?!?/p>

“還有什么?”

“可如果你小子是天選之命的話,那道門就跟你有關系了?!?/p>

“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嘛,我既然是天妒之命,又怎么可能是天選之命?!?/p>

“這可不好說,雖然你小子怎么看都像是天妒之命,可我始終堅信老頭子不會把傳承留給一個天妒之命,說不定你小子不是天妒之命,而是天選之命呢?!?/p>

說到這里的時候,千鈞老祖特意走到北長青的旁邊,小聲說道:“更何況……就算你小子真是天妒之命,不是還有逆天改命這一說嘛,如果你小子……使使勁兒,努努力,說不定……真的可以逆天改命,取締天選之命,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啊……盡管可能性成功率微乎其微,但至少是一個盼頭兒,你說呢?!?/p>

北長青瞧著千鈞老祖,這老爺子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樣,讓他隱隱有種感覺,感覺這老爺子今天說了這么多話,似乎都是為了逆天改命這四個字做的鋪墊。

“老前輩,你說這么小聲干什么,還怕別人聽見不成?”

“老話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有些話說起來不得不小心啊?!?/p>

“您老還怕被老天爺聽見???”

“能不怕嗎?”

“你都怕老天爺聽見,還教唆我去逆天改命?合著您老的命是命,我的命不是命?”

“你小子嚷嚷這么大聲做什么!”千鈞老祖氣的吹胡子瞪眼,又小聲道:“小崽子,你生來就是逆天造反的命……”

“等等,什么叫我生來就是逆天造反的命,你可不能胡說啊?!?/p>

“老祖我胡說什么,天妒之命本就天罪加身,而且還是先天原罪,你如果不造反,不逆天的話,一點活路都沒有,你仔細想想是不是這個理兒,在萬古之前,天妒之命還有一個稱呼,你知道是什么嗎?那就是逆天之命?!?/p>

作者九哼其他書: 尊上 天王老子 天巫 盾擊
相關小說: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這個大佬不要惹我有一個變異胃禁區之狐我有一個進化點夢回大明春我真不是大佬我真不是大魔王何以為道極致進化
美女写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