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次元日娛之過往章節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奇異恩典

推薦閱讀: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 我的細胞監獄 、 暗黑系暖婚 、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 系統逼我做皇帝 、 宦妃還朝 、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 首領宰今天也想被咒術師祓除 、 將進酒 、 三國從救曹操老爹開始

“我的話,”林瑠郁隨意的笑了笑,暫時也不想把生田繪梨花給自己票是賠禮道歉的事情說出去。雖然眼前的小公主是那個小花花的很好的朋友來著。

“算是一庫醬給我的一個禮物吧,”林瑠郁看著身邊落座的人越來越多了起來,壓低了聊天的聲音,岔開話題的苦笑著說道,“一庫醬也不是真不介意吧,我記得那件事情爆出來的時候,一庫醬她打電話過來把我罵了差不多可有了半個小時了……”

“???”小公主倒是沒想到居然私下里的小花花居然這么的彪悍,小手沒有捂住自己的嘴,猛的一下子叫了出來。

趕緊連忙對著一旁聽到聲音轉過來的人們道著歉,然后才壓低聲音小聲的繼續說道,“不會吧。一庫醬平時說林瑠郁你的時候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

“那是什么樣子的?”

林瑠郁好奇的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有些好奇的看著歪過頭來回憶著的小公主問道。

“平常一庫醬說起林瑠郁你來每次都是眉飛色舞的樣子,”小公主捂著自己的嘴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的自己眼睛都彎成了一輪月牙的樣子,“不過說的最多的好像也是吐槽林瑠郁你,跟阿蘇卡醬,kii醬啊好像關系都很好的樣子?!?/p>

小公主特意重重的咬著重讀了“關系很好”這幾個字,眼神里眼波流轉的帶著一絲狡猾的笑容看了眼一旁的林瑠郁。

“這,這一庫醬也跟你說了?”

林瑠郁看著小公主一副我什么都明白了的樣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這個小花花!大喇叭的屬性就不能管管嗎?!

怎么什么都往外面說出去了呀!這不是完全黑自己嘛……emmmm,雖然傻貝貝的事情是真的,但是小飛鳥……我跟小飛鳥可是清清白白的關系??!

就只是平常摟摟抱抱貼貼的清清白白的關系……

林瑠郁眼皮狠狠的跳了跳,越想越心虛,不好意思的用手撓了撓自己的有些發燙的臉頰。怎么好像覺得,這個小花花也沒有說錯什么啊……

“林瑠郁,”小公主看著一邊的大幕馬上要拉開的樣子,會場里的燈光已經暗了下來,想了想還是低下頭來小聲囑托了一句,“一庫醬她雖然大大咧咧了一點,但是她是個敏感的人,也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孩…你……”

小公主后面的話,林瑠郁并沒有聽清楚,因為這時候會場里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掌聲,歡迎主演人員上臺來。導演和主演們依次上臺來講了幾句,輪到生田繪梨花的時候。

這個小花花還特意看著林瑠郁和小公主的方向wink了一下,算是打了個招呼。

林瑠郁看著到現場還敢耍寶起來的小花花,無奈的笑了笑??礃幼舆@個丫頭現在應該是挺放松的,原先自己見到她時候那股緊張的心理壓力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過小公主說的話……

林瑠郁看著已經開演的音樂劇,自己的心思卻沒有一絲放在上面。

剛才小公主的話怎么聽都有一種老母親嫁女兒的意味,但是自己跟小花花之間明顯不是那種關系。

林瑠郁有些不安的扭動了一下自己的小身子,在座位上活像一條被網剛捕撈上來的魚一樣。

自己的身邊已經有了緒兒,美月,傻貝貝和小飛鳥。這四個人就像一人手里拿著一條紅線,而自己身上則綁著密密麻麻的紅線,大家一起開始抽線,誰先抽完就能得到自己。

而四個人一起用力的結果就是自己會像一個陀螺一樣飛快的轉了起來。而如果在招惹了眼前的這個小花花,那就不是抽紅線了,改抽陀螺了!

林瑠郁撇了眼一旁認真的看著表演的小公主,這時候也不好問她剛才她說了什么。只好把自己的視線移到了臺上。

平心而論,哪怕剛才小花花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跟自己打打鬧鬧了半天,兩個人看起來好不親密。但是第一次看到舞臺上的生田繪梨花的時候,林瑠郁還是被驚艷到了。

精美的面容,美麗的身姿,舞蹈,服裝,這一切的一切都被生田繪梨花那股子自信的神采和專業的歌聲所整合到了一起。

哪怕脫離了偶像的身份,生田繪梨花也是一個極為出色的音樂劇演員。

不過突入其來的一句歌聲讓林瑠郁突然眉頭一皺,擁有絕對音感的自己第一時間猛的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林瑠郁,”小公主用自己的小臂碰了碰一旁的林瑠郁,看著前排那些音樂劇的演員和導演突然開始有些竊竊私語起來。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心中閃過了一絲不安的,也顧不上還在表演的過程中,連忙小聲問道,“怎么了?”

“一庫醬她,”林瑠郁同樣皺著眉頭看著臺上依舊還鎮定自若的小花花,“剛才唱的時候突然降了幾個音,而且有一兩句好像吐字有些不清楚……”

林瑠郁有些懊悔的撓了撓頭,剛才小花花在自己家里的時候可是說過她今天嗓子不怎么舒服,自己就顧著她的心理壓力了。而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不過好在很快生田繪梨花就恢復了自己應有的水平,似乎剛才的失誤只是一場夢幻般的泡影一樣。

不過,林瑠郁看著坐在自己正前方的中年男人低聲笑著跟旁邊的女人說了幾句,中年女人笑著搖了搖頭,話語之間,林瑠郁依稀聽到了什么,“偶像,不行,基礎不好”之類的詞語。

似乎展示著剛才發生的并不是自己所臆想出來的錯覺一樣……

音樂會剛一結束,林瑠郁和小公主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同時沖向了后臺那里,工作人員都在整理東西,不過問東問西的還是打聽到了生田繪梨花的休息室。

作為主演之一的生田繪梨花的休息室是單獨的。林瑠郁敲了敲門,過了好一會門里才傳來了生田繪梨花的小聲音,“請,請進……”

“一庫醬……”

小公主立馬沖了進去,看著眼眶紅紅的生田繪梨花,連演出服都沒換,一看就是剛哭過不久的樣子。

“黑莓糖~~”

生田繪梨花看著進來的是小公主,原先還緊繃著面孔猛的放松了下來,眼淚飛快的滑落了下來,“我唱錯了,我我我,我太緊張了……”

“沒關系,沒關系…”小公主連忙抱住了眼前的生田繪梨花,慢慢的拍打著她的后背,小聲的安慰著說道,“一庫醬已經很好了?!?/p>

“嗚嗚嗚嗚,哇?。?!”

一瞬間的委屈全部爆發了出來,其實在生田繪梨花唱出口的一瞬間,自己就發現了錯誤,但是演出還在繼續。小花花小聲的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努力完成了整場的演出。

直到回到休息室的時候,自己的臉上一直都是帶著平靜的笑容。而臺上那一刻的恐懼,害怕,手足無措的驚慌感,在這一刻才全部的釋放了出來,伴隨著淚水。

林瑠郁看著在小公主懷里哭成了淚人的生田繪梨花,止住了自己上前安慰的腳步,長長的出了一口,眼光卻瞥到了一旁放在一邊的一個小提琴的上面。

生田繪梨花哭了有小半個小時,才慢慢的止住了自己的哭聲,似乎想到了什么,從小公主的懷里演出腦袋來,“林瑠郁呢?”

“剛才我們一起進來的,”小公主回過頭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休息室里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了,有些疑惑的說道,“怎么現在就我一個人了?!?/p>

“渣男!估計是又不知道跑去哪個女孩那里獻殷情了?!鄙镄』ɑê莺莸牟亮瞬磷约耗橆a上的淚,皺著自己的小鼻子恨恨的說道。

“我們走,不理他!”

生田繪梨花拉起無奈的笑著,早就看穿小花花小心思的小公主走了出去準備回去了,不過還沒等自己走幾步路,一陣熟悉的小提琴聲音傳入了自己的耳朵。

“黑莓糖?你有沒有聽到了什么?”

“什么?”小公主看著突然站在原地有些愣愣的生田繪梨花,豎起自己的耳朵來仔細的聽了一下,“好像是有什么聲音,是小提琴吧。這首曲子是什么?”

“奇異恩典……

是你嗎??!”

生田繪梨花低下頭來,自言自語的小聲的說道,猛的朝著琴聲飄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我呀,花了一個多月才學會了不看譜拉出來這首曲子?!睅讉€小時前,在小河邊,林瑠郁笑著對自己說道。

那時候的自己看著他,多么想,多么想去抓住他的手。讓他也能專門為一庫醬我拉了一首歌。

但是如果上天有機會能讓我再一次遇到你的話,我就絕對不會松開你的手了。

在這個宣告夏季結束的季節里,

我,我還有要求沒有對林瑠郁你說呢!

你還答應我一個要求呢。

我想,我想!我想??!

我想聽到你,我想要見到你。

生田繪梨花已經顧不上形象了,兩只手提著自己的晚禮服的裙擺,穿著白色的高跟鞋拼命的奔跑,穿梭在層層疊疊的樹影之間。

像一位逃難的公主,又像一位落跑的新娘一樣。

小提琴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生田繪梨花猛的一個加速拐過來了一個彎,聲音就是從這里傳過來的!

而眼前的并沒有林瑠郁的身影。

只有一座噴泉,噴泉的水花隨著地上跳動的燈光起起落落,看起來應該是設定好的樣子。

而那首奇異恩典的曲子已經消散在了空氣中。

“呼,呼?!?/p>

小花花雙手撐在自己的膝蓋上,頭上是密密的一層細汗。

“林瑠郁,”小花花的聲音逐漸的變大了,到了最后就是近乎于咆哮的樣子,“林瑠郁,林瑠郁!林瑠郁??!我知道你在這里,你出來啊,我有話想跟你說!”

而伴隨著生田繪梨花的話音,最中央噴泉結束了噴射。漫天的水霧飄散而下,露出了正中央站著的笑著的林瑠郁。

林瑠郁身上的西服已經被小小的打濕了,左手拿著小提琴,右手拿著琴弦??礃幼觿偛诺哪鞘灼娈惗鞯浯_實是他拉的。

“一庫醬,”林瑠郁笑著舉起了手里的小提琴,好似第一次見到這個小花花一樣,“好聽嗎?”

“好聽……”

“那以后就經常拉給你聽,”林瑠郁笑著說道,“以前我想著沒什么奇跡,我并沒有什么拉小提琴的天賦,對藝術也沒有什么追求。但是我能把這首曲子背下來,就說明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要傷心,你已經做的很好了?!?/p>

“為什么?”

“什么?”林瑠郁看著對面的生田繪梨花猛的抬起頭來,笑著眼淚滑了下來。

“為什么是林瑠郁你啊,為什么我忘不了你啊,明明,明明有kii醬和阿蘇卡她們的,明明我不喜歡你的,但是……但是你為什么要拉曲子給我聽啊,為什么要承諾我???”

“你知不知道,我會當真的!”

生田繪梨花猛的脫掉了自己的高跟鞋,笑著提著自己的裙子,裸足慢慢的走過了遍地的流水,走向了愣在中央的林瑠郁。

林瑠郁呆呆的看著走想自己的生田繪梨花,即使她不說話,自己都可以感受到那一股山呼海嘯一般的熱烈的感情。

那如同驚天動地海嘯前破爛的舢板那樣,顫動著,動蕩著,震蕩著,不由自主感情。

生田繪梨花緩緩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就像一位真正的公主一樣。

“噗!”

噴泉按照控制開關猛的啟動,大量的水猛的沖向了天空,噴泉中央地方的一切都被漫天的水霧所遮擋了起來。

包括站在里面的林瑠郁和生田繪梨花兩個人。

這一分鐘,是她們與世界所隔絕開來的一分鐘。

在這一分鐘里,生田繪梨花可以不用顧及到其他人,不用顧及到一切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而她在水霧升空的一刻已經做了。

她抱住了眼前的男孩,她吻住了他。

這一刻不用顧及到其他。

只需要知道他叫林瑠郁,

而我叫生田繪梨花,

這就夠了。

一切就夠了。

相關小說:金融慈善家我養大了暴戾魔龍[穿書]從離婚開始的文娛宇智波的逆襲開局給魏爾倫戴了頂環保帽日娛之太帥了怎么辦日娛之我為偶像一統日娛武田家的明國武士伏龍
美女写真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