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末日圓環章節

第259章 紅白的挽歌

推薦閱讀: 宦妃還朝 、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 系統逼我做皇帝 、 首領宰今天也想被咒術師祓除 、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 我的細胞監獄 、 三國從救曹操老爹開始 、 將進酒 、 暗黑系暖婚

盧迪沒有給呂落拒絕的機會,他已經登天而起,攔在了夢魘的面前。

看著決絕的盧迪,呂落低下了頭。

一直到齊心竹將手掌按在了呂落的肩膀上,他才緩緩點頭。

“我知道了?!?/p>

轟!

紅霧和冥炎漫天碰撞,紅白城堡的天頂轟然炸裂,紅云和冥炎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能量漩渦,直沖向天空。

周圍所有的一切都在被這個旋渦吸納,燃盡!

來參加昏禮的幾個候選,慌忙的逃出城堡,看著高聳的第四高墻,然后又看了看身后已經成為絕境的紅白城堡。

“走吧,能跑一個是一個?!?/p>

“是啊,呂落你也走吧,剛才雖然算是敵人,但這個時候多個人也多點機會!”

“走吧,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p>

這幾個人勸慰了一番呂落之后,紛紛朝著高墻的邊緣跑去,然后直接跳下。

他們的實力都很強,跳下去大概率不會死。

但如果一直待在高墻之上,以目前冥炎燃燒的速度來說,

呂落看著燃燒的城堡,也重新站了起來。

他的身后已經有了太多的人,他不能停下,至少不能因為盧迪而停下。

盧迪說得沒錯,他還要繼續向前奔跑,直到無可阻擋才行!

重新振作的呂落拉住齊心竹。

“齊心竹!”

“我在!”

“把盧小甜帶著,我們走!”

“好!”

齊心竹動作也十分麻溜,因為此時的盧小甜還在盯著夢魘城堡的緣故。

齊心竹把她抱起來,大甜也沒有什么反抗。

另一邊,呂落看向古方一幾人。

“古哥!”

“來了!”

兩人之間的默契早就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只是一個眼神,他們就領會了對方的意思!

古方一甩開了童夢的手,徑直朝著呂落跑去,根本沒有一絲留戀!

“古方一!”

童夢想要抓住古方一,因為古方一對于他們來說,還有大用。

可古方一的反應也非常真實,他伸出兩根中指。

“爬!”

呂落抱起齊心竹,齊心竹在抱著大甜,然后呂落拉住古方一的手臂,同樣朝著紅白城堡后面沖去!

站在高墻的頂端,呂落卻再次被人攔住了!

是陳默!這家伙,是真的煩!

“呂落,我們之間的事情,還沒有結束!”

齊心竹有些奇怪地看著對方,這個人,好像是陳默師兄。

“陳默師兄?”

陳默看向齊心竹,只有慕光者之間,才會以師兄弟稱呼。

陳默先是疑惑,然后是不甘和憤怒。

齊心竹是教會默認的圣女,他當然知道齊心竹的身份。

遲疑也是因為此時的齊心竹身穿紅裝,面如春風,和平時的素凈完全不同。

“呂落,已經明明已經有了圣女閣下,為什么還要招惹韓詩雨!

你這個家伙,根本不懂什么叫愛!”

【這人說你不懂愛?!?/p>

“我知道?!?/p>

【齊心竹在偷看你?!?/p>

“我也知道,但我現在沒法解釋?!?/p>

呂落緩緩后退,對一旁的古方一點點頭。

“古哥,你先走!”

“知道了?!?/p>

剛說完,古方一居然直接當著呂落的面前跳了下去。

正當呂落詫異時,一縷羽毛出現在古方一身后,逐漸變成了一對綠色的翅膀。

“古哥的異種形態嗎!感覺我們幾個里,就還像是個正常人了?!?/p>

“呂落,需要我離開嗎?我可以帶著大甜先走?!?/p>

齊心竹主動問道,平時的話,呂落一定也會讓她走的,不過不知道為什么這次,他沒有。

“不需要,男人是會成長的,總不能老讓自己的女人逃跑!

而且眼前的這個家伙,還不至于讓我花太多時間,你說是吧,盧小甜!”

呂落看向盧小甜,但盧小甜這個時候根本沒有之前那種活潑的心態。

她的眼神有些空洞和迷茫,不知道是因為邱孤菱,還是因為盧迪!

是的,不只是夢魘和盧迪,邱孤菱也在冥火之中沒有出來。

面對呂落的提問,盧小甜很遲鈍的抬起頭。

“???”

“大甜你沒事吧?”

看到盧小甜這幅樣子,齊心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盧小甜的身份和處理方式,都要呂落來決定才行。

但兩人畢竟相處了那么久,相處久了,總會有感情。

“我……沒事!”

“齊心竹,你看好她,我很快就回來!”

對面的陳默已經壓低了身子,幾條尾巴從他的身后伸了出來。

呂落再看向陳默的時候,他的個人屬性也已經徹底變化。

【陳默,4階慕光者,4階動物種-火狐,能力為圣輝,序列A-風領主。

屬性:力量60,敏捷125,體質44】

“確實比之前強了好多,不過這就是你敢和我對抗的理由?”

“呂落,你根本不懂人類和異種力量相結合之后,會有多大的力量。

我不會讓你再回到韓詩雨那里去的!”

尖牙,利爪,此時的陳默確實就像是個動物種和人類的結合體。

不過關于人類和異種力量結合,不就是屬性+功法嗎?

看著直撲向自己的陳默,呂落的表情有些怪異。

時間緊迫,這次他不會有任何的留手和遲疑,直接抽出了芬里爾。

蒸汽與雷電開始迅速交織。

雷之呼吸,一閃!

噗嗤!

陳默驚恐的看著自己已經禿了的雙臂,手掌還飛旋在半空中!

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已經異種化了,實力提升了那么多,依然被呂落擊敗。

而且是敗得那么徹底,那么慘!

“為什么?憑什么?”

“就憑我是呂落!”

就在呂落握住巨劍,想要徹底宣泄自己情緒,把陳默殺死時,無數黑刃攔在了他的面前。

叮叮叮叮!

當呂落仔細看去的時候,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什么黑刃,而是無數的頭發!

呂落并沒有因為這突然出現的發絲而停手,劍刃依然鋒銳,無往不利!

一千根,一萬根,十萬根!

但最終,呂落的劍刃還是在對方面前停下。

無數的頭發已經徹底纏繞住劍刃,就算是呂落此時的力量,居然也被僵持住了!

看著這地黑長的頭發,呂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黑域女巫-秦碗魚!”

此時的秦碗魚穿了一身黑紅相間的晚禮服,這身裝束,原本也是要來參加昏禮的吧。

可惜,她沒有來!

在原本的計劃中,她才是呂落的新娘!

但不知道為什么,最后的時刻,主人突然改變了主意,成全了呂落和齊心竹。

這件事情讓秦碗魚非常不滿,但她也沒有資格去質疑。

“好久不見啊,落哥?!?/p>

呂落手中的劍刃逐漸收緊,一時間也沒有繼續說話。

【就是眼前這個女人抓走的小齊的!你不會因為她是你的老茬勾,就不干她吧?】

“你這個干用的,感覺有點問題!”

芬里爾突然分裂,呂落咬住右刃,左手握住左刃!

三劍齊轉,大漩渦。

秦碗魚的發絲紛紛斷裂,這種糾纏型的敵人,多刃的效果肯定是要比單手持劍好的多!

秦碗魚十分驚訝,曾經的呂落那么弱小,但如今的呂落已經如此強大。

這才是她最喜歡的呂落哥??!

秦碗魚有些迷離的看著呂落,忍不住開口:

“呂落,如果那天我沒有變成異種,我們會在一起嗎?”

“不會!”

呂落的聲音斬釘截鐵,敵人就是敵人,或許他和秦碗魚之間有許許多多的如果。

但現在不同了,齊心竹已經是他的女人,保護自己的女人,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情。

秦碗魚傷害過齊心竹,這是呂落永遠都不會原諒的事情!

不論原因是什么,傷害就是傷害!

颯!

三刃齊揮舞,呂落震碎周圍的頭發,三道旋風同時發出!

貫通劍氣直飛秦碗魚,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秦碗魚的表情有些絕望。

不過很快,她的絕望就變成了冰冷的笑意。

“看來,我是真的沒有機會了??!”

叮!叮叮!

呂落的劍氣被兩只黑色的貓爪輕易擋下,是三童之一的黑貓-童怨。

此時童怨伸出帶有倒刺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貓爪。

她看向呂落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獵物。

“早就想和你較量一下了,呂落!”

呂落看著童怨,眼神也逐漸凝重起來,這個貓妖的實力不明,但就屬性方面來說,尤其是力量和敏捷,絕對是能夠比肩6階的。

就算是和自己相比,也是碾壓級!

他開啟4擋,加上雷霆,都不一定有對方來得快和強。

是個勁敵!

更加可怕的是,除了童怨,童夢和童艷也同樣出現在秦碗魚的面前,三女一起攔住呂落前路。

“黑貓,綠孔雀,白狐!你們還真是種類繁多??!”

呂落一邊調侃對方,一邊觀察者對方的三人的能力。

童夢和童艷的屬性看不到,應該是有隱藏自身部分信息的能力。

從這三女的聯合站位來看,黑貓最靠前,綠孔雀第二,白狐最后。

基本上也可以確定這三只女領主的近戰肉搏能力。

雖然四大領主十分強勢,不過呂落這個時候并沒有退卻。

很多時候,他已經不需要退卻了!

對方的實力強,他的底牌也不少!大不了召喚夢魘蜈蚣和夢魘侍者硬剛一波。

蒸汽,四擋!

呂落身上散發出來的蒸汽吹亂了周圍的發絲,以一敵四,雙方的戰斗,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一根巨大的城堡立柱從高處落下。

轟!

立柱摔在了呂落和童怨之間,上面燃燒的滾滾冥炎將周圍的頭發燃燒一空。

冥炎這種東西,確實是針對頭發最好的武器,呂落這個時候才想起,其實他也有冥炎,只不過量不夠多罷了。

不過碎裂的石柱和冥炎已經徹底隔絕開了雙方。

這個距離和眼下的環境都不太允許雙方繼續戰斗下去了。

此時的冥炎已經處于一種狂暴的狀態,飄離的紅霧,也逐漸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童怨收起了自己的爪子,而呂落也同樣收起了自己的劍。

雙方隔空相望,都沒有把戰斗繼續延伸下去。

呂落扭頭對齊心竹道:

“我們走吧,再不走真的出事了?!?/p>

轟!

又是一塊碎石落在兩人身旁,飛濺的冥炎和泥土甚至燒到了齊心竹的衣服。

不過還好呂落可以把這些散落的冥炎給吸收掉,保持著他和齊心竹的自身安全。

“盧小甜,不管怎么說,我都答應了盧迪照顧你。

所以,跟我走吧!”

盧小甜沉默地點點頭,她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紅白城堡。

用一種十分莫名的語氣低聲道:

“終于離開了這個地方了,接下來,我要好好生活了!”

悄悄說完話,盧小甜跳上了呂落的后背,主動勒住了呂落的脖子。

“你背我吧,呂落!”

“行吧!齊心竹走了?!?/p>

“好!”

呂落抱住齊心竹,背著盧小甜直接一躍,躍下了第四高墻!

原本呂落靠著自身就已經可以在懸崖峭壁上奔跑,現在他的階位和屬性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所以就算是高墻的墻壁非?;?,他還帶著一大一小兩個人,也沒有什么影響。

而且到了落地的時候,他還可以用噴氣腰帶和氣合進行緩沖。

對于現在的呂落來說,高度已經不再是威脅了!

……

另一邊,城堡的建筑不斷坍塌,冥炎的力量抽走了這里一切的生機,就算是巖石的生機也都不例外。

失去生機的石頭,不再堅固,就像是灰色的沙塵一樣,斷裂,破碎。

原本壯麗的紅白城堡,也因此而破滅!

童艷,童夢,童怨三人站在城堡的門口,靜靜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各自的眼神中,分別露出了一些名為不舍的東西。

對于紅白城堡,她們三個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

哪怕異種的情感不如人類那樣豐富,但到了領主級這個級別,她們也已經具備了一些人類該有的情感。

童夢扭頭看向秦碗魚。

“走吧,這里已經沒有待下去的意義了?!?/p>

秦碗魚的目光從呂落離開的方向收回,然后收起了自己的頭發。

有些感慨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然后扭頭看向四環。

“想不到,我居然還會有回到四環的這一天,命運這種東西,還真的是讓人難以捉摸??!

走吧,主人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接下來,我們需要以一個合理的身份生活在四環了!”

……

轟!

呂落重重的落在地上。

沒有停頓,他便直接帶著齊心竹和盧小甜飛奔起來。

身后的高墻已經開始破碎,好在呂落的速度夠快,這才躲開了那截坍塌的城墻。

走到了一個稍微安全的地方之后,呂落扭過頭,發現周圍還有著狩獵人和異種的尸體。

看來四環,真的經歷了許多足夠絕望的戰斗。

重新望向天空。

冥炎和紅霧匯聚成的漩渦直通天際,越來越多的生物被這股力量撕扯,吞沒!

看著能量的漩渦,呂落的內心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呂落,別看了?!?/p>

說話的是盧小甜。

“怎么了?”

呂落有些奇怪。

“別看了,我有樣東西給你!”

“什么東西?”

“這個!”

盧小甜說著,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顆黑色的……心臟!

相關小說:寒門宰相武道圣王你是綜藝人我的演員夢我成帝了金手指才來穿越八年才出道亡靈農場首富從跳槽百萬次開始秦時羅網人頂級快樂制造商
美女写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