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巔峰仙道章節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法則星河?。ㄈ?/h1>

天可都沉睡了許久,終于醒來,而醒來之后,對星核的渴望,便變得更為猛烈。

葉長天已經看不穿天可都的修為了,這種看不穿,并不意味著超越了葉長天,而是因為天可都的氣息收斂。

這個家伙哪怕睡覺中都在突破,是個實打實地妖孽,以前還只能在空間河流旁小心翼翼,如臨深淵,而如今卻可以直接進入空間河流,領悟空間之術。

他明白自己是虛空之靈,也清楚葉長天是人,只是葉長天長期以來的陪伴、支持與教導,讓天可都對于葉長天有一種莫名的依賴與信任。

而當發現虛空之靈的唐喚時,天可都認為這個家伙該死,違背了死淵的命令也就罷了,不安穩地等待死淵的召喚,還投靠了虛極,那個家伙不是葉長天嘴里無情無義的背叛者嗎?

虛極是背叛者,該死。

唐喚也是背叛者,更該死。

讓他死在葉長天手中,還不如自己練練手,自己早晚也是需要成長起來的,不能總是閉門修行,站在井底看世界。

葉長天拿走了一枚星核,對天可都說道:“你是一個有志向的人,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但我只希望你記住,你的志向、你的野心,只能止步于死淵。我不希望未來有一天,你我會成為敵人?!?/p>

天可都看著葉長天,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是不會與你為敵的,你是我的朋友?!?/p>

葉長天笑了笑,看著有些有些不符合年齡老成莊重的天可都,說道:“有時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罷了,無論你以后走到哪一步,我都會盡全力支持你。既然你想成長,想要風云了,現在,我給你機會?!?/p>

葉長天指向了伏冷星的方向,說道:“那些人的命,是這兩枚星核的價值。你能做到吧?”

天可都一把將兩枚星核吞了下去,轉身看向遠處的星空,背對著葉長天說道:“我長大了,小時候的記憶模糊了,但我永遠也忘記不了你與楚楚姐姐對我的呵護與關照。我會守護你們,這是我的承諾?!?/p>

葉長天看著星空中飛行而出的天可都,眼眸變得凝重起來,自言自語道:“守護嗎?希望你不會后悔今日的承諾?!?/p>

坐在殘破的巨艦之上,看著無盡寂寞的星空,葉長天感覺自己相對這宇宙,便如那塵埃,渺小到了,連一個點的位置都占不了。

葉長天揮了揮手,一點點星辰樹的星芒進入了星空世界,讓這昏暗的世界變得有些光。

只是突然之間,葉長天便感覺到了一絲異樣,遠處的星空,似乎距離陡然之間拉近了,葉長天掃了一眼殘破巨艦中依舊運轉的星圖,星辰,依舊在遙遠的地方,并不在遠處。

可葉長天可以清晰地感覺到,星空近了。

葉長天不解地再次施展出星辰樹的光斑,一點點,一串串,隨后便是彌散至周圍,而當星辰光斑越來越多,達到了某個臨界點的時候,整個星空猛地震蕩起來,彭拜地震蕩波動橫掃了整個宇宙!

“這是星河?”

葉長天有些吃驚,眼前不遠處,橫亙而出一條璀璨地星河,那里,似乎有很多星辰,有似乎是一條流動的河流。

到底是星在運轉,還是河流在崩騰,葉長天一時之間也難以分辨清楚。

一道滄桑地身影緩緩從星河之中浮現了出來,白衣白發,滄老到了什么程度,已難言說,

他像是隨時都可能死去的人,一雙眼睛瞇成一條縫,似乎永遠也睜不開一樣。

“幾千年過去了,終于有人想起我了?!?/p>

老者看著葉長天,微笑著地說道。

葉長天看了一眼星河,恭謹地施禮,說道:“長天見過長者?!?/p>

“你不知道我的身份?”

老者有些意外地看著葉長天。

葉長天指了指不遠處的星河,認真地說道:“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法則星河吧,換言之,您就是法則荒原的締造者,萬宇星辰樹的靈?!?/p>

自從幼木兒說了星辰樹也有靈之后,葉長天一直想盡方法想要找到星辰樹的樹靈,甚至不惜代價,給了萬古一顆能夠進入至法則荒原的星辰樹子樹。

葉長天原以為萬古、九千歲會幫助自己找到星辰樹樹靈,可這兩個家伙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方法,到現在還沒有半點動靜。

可現在,葉長天只是覺得周圍的星空有些昏暗,用一些星辰樹的星辰光斑來提供點光亮,卻引動了如此動靜,喊醒了星辰樹樹靈!

葉長天嘴里滿是苦澀,萬宇星辰樹,它的樹靈并不在星辰樹之內,而是在星辰之內!

只有將星辰光斑撒在星辰之中,才能喚醒萬宇星辰樹中沉睡的樹靈,這種苛刻且近乎變態的方法,在這之前葉長天是絕對想不到的,縱然是想到,也未必好辦。

誰敢冒險直接出現在星空之中,還正好無聊地撒出了星辰光斑?估計就算是看到了星辰樹靈,自己也該被虛空吞噬了。

若是沒有突破,沒有掌握星空生存的方法,葉長天恐怕這輩子都別想找到星辰樹樹靈了。不過仔細想想,伏后不也掌握了星空之術,她掌握著星辰樹,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可不是法則荒原的締造者,我只是法則荒原的維護者而已。我名冷星,你現在是我的主人,我便送你一份禮物吧?!?/p>

冷星轉過身,抬手之間,法則星河飛至了葉長天的面前,在冷星地操控之下,星河化作了一點流光,沒入至了葉長天的眉心,冷星也隨后-進入其中。

葉長天連忙進入至扶??臻g,看著法則星河已然落入至空間河流的南面,而冷星也進入至了星辰樹中,整個星辰樹所有的星辰光斑變得明亮起來,甚至連葉長天體內的一些光斑也閃爍了起來,似乎在呼應著什么。

幾乎在同時,葉長天的仙核運轉起來,一道道星芒進入至仙核之中,火法則、金法則、木法則、水法則、土法則、雷電法則、風法則、冰雪法則、空間法則……

各種法則不斷閃爍而出,整個混沌的仙核,在這一刻被瓜分為了十二道區域,其中九道區域之中,都對應了一道法則,不斷凝聚,錘煉,形成道紋,而剩余的三道區域,盈盈繞繞著一點點的光點,卻沒有形成法則。

葉長天感覺自己對法則的領悟與感知驟然增強了許多,甚至連火系等各種法則也抵達了七重境界,而空間法則更是在這一刻,突破了第七重的空間混沌,抵達了第八重的空間重生!

仙核旋轉的速度緩緩減慢,十二道分區的仙核逐漸沒有了界限之分,再次淹沒在混沌色之下,漸漸地,仙核沒有了多少的動靜。

葉長天深吸了一口氣,驚訝地看著走來的冷星,說道:“這也可以?”

“你也可以!”

冷星看著葉長

天,嘴角有些抽動。

葉長天不解地問道:“什么意思?”

冷星嘆了一口氣,說道:“星辰樹在幾萬年更換了七八位主人,上一任主人名為伏后,在她接受法則星河的時候,她的法則之力,直接提升到了九重。而你……”

葉長天深吸了一口氣,這感情是說自己太菜了?

伏后這么牛嗎?

法則九重!

這可以說是法則的極致了吧。若是沒有那一場天變,或許伏后依舊統治著圣靈族吧。

推薦下,【 \咪\咪\閱讀\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恐怖的伏后!

若是如此說來,那桑落落繼承了伏后的一切,當她覺醒的時候,會不會也直接飆升至法則九重?自己拼死拼活奮斗一生,還不如人家師傅送點傳承?

太素啊太素,你看看人家伏后,多干脆,你再看看你,倒是把你的法則瓶給我留下來啊,哦,你沒有,那把你的星核給我也可以啊……

“我這有些特殊……”

葉長天無奈地解釋道。

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這仙核為什么會區分出了十二個區域,自己明明只是有九個法則吧,還能有什么法則?

生命法則,自己雖然領悟了一些,但并不精通,可以說只是木系法則的簡單衍生罷了。

時間法則,自己和那個東西好像無緣,誰不希望掌控時間,像楚楚那樣,多快意,看誰不順眼就把誰困在時間循環里,來回看猴戲,怎么打他,怎么欺負他都沒關系,反正過個時間循環,他什么都忘記了。

死亡法則,那東西自己也沒有半點頭緒,只見讓人死亡,不見死亡法則為何物。

這沒有影子的東西,為什么還要留個空位置?莫不是說,自己還要集成十二道法則,然后證道?

你妹啊,欺負人不是?

誰能集所有法則于一身啊。

“那,星河就能?!?/p>

冷星回答了葉長天的問題。

葉長天無語地看著冷星,說道:“我是人,不是河,更不是河里面的螃蟹!”

橫著走地葉長天不想理睬冷星與幼木兒的會面了,自己離開了扶??臻g,進入至了星空。

在葉長天看來,空間重生這種法則是雞肋的,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排在這么后面,估計是走了后門了!就在葉長天亂扣帽子的時候,天可都回來了,白衣不染一點血跡。

“樓塵封化作星空人,在混亂之中逃走了,其他的人,大部分都被滅殺了,也跑了一部分……”

天可都有些沮喪,認為跑了一些人是自己的錯。

畢竟是第一次單獨辦事,竟然出現了污點。

葉長天笑著點了點頭,將剩下的那一枚星核也交給了天可都,說道:“任何事情一開始都不是盡善盡美,我們只能不斷汲取經驗,努力做到盡善盡美。下一次,你會變得更優秀?!?/p>

天可都收起了星核,看著葉長天,疑惑了下,說道:“你似乎與之前不太一樣了?!?/p>

葉長天拍了拍天可都的肩膀,說道:“沒什么,突破了一點點而已?!?/p>

天可都郁悶地一口吞掉了星核,葉長天這個家伙比自己妖孽,這轉眼的功夫也能突破,自己什么時候才能趕上他的腳步啊。

不久之后,虛極收到了一個消息,是樓塵封發去的:

【小葉長天現星空,大部死,巨艦殘!】

美女写真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