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大唐不良人章節

第一百二十六章 談判

推薦閱讀: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 宦妃還朝 、 首領宰今天也想被咒術師祓除 、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 我的細胞監獄 、 暗黑系暖婚 、 三國從救曹操老爹開始 、 將進酒 、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 系統逼我做皇帝

蘇大為走到與熒惑星君相隔五丈遠的距離,便停了下來。

這個距離,已經是詭異們能接受的極限。

他能感覺到,從熒惑星君身上涌出來的層層殺機。

那是壓抑到極限,猶如沉默火山般可怕的力量。

“你要和我談什么?”

“熒惑星君,還有這位刀勞,我要記得沒錯,上次從邏些城下退兵的時候,你們與我曾簽訂契約,我不追究你們助吐蕃人的責任,你們,替我除掉所有的高句麗鬼卒,還欠我一個人情,在我需要的時候,要替我辦事?!?/p>

這話說出來,詭異中,一片怒吼聲。

熒惑星君身邊,鳩婆勃然大怒,以杖擊地,激起層層黑煙。

而刀勞,則是紅眸閃爍,嘿嘿冷笑不止。

所謂契約,要承認它才有效,如果訂約之人不認,那它就是擦屁股的紙。

刀勞冷笑,是笑蘇大為太過天真。

沒有對等的實力,不值得對手尊重。

蘇大為看了一眼刀勞,從他的眼中,隱隱有紅色的火光一跳。

這光乃是他精元所化,在黑霧中異常醒目。

刀勞只覺得被仿佛被一種龐大的巨物盯住,頓時全身一震,身上的黑氣險些都崩散。

“你……你喚醒了騰根之瞳?”刀勞的聲音,都帶了一絲顫抖。

騰根之瞳乃《百詭夜行》錄上排名第四的詭異。

曾得奇遇,力量大增,并妄圖挑戰排名第一的騰迅。

結果,兩者同時消失。

還是在邏些城下時,刀勞等一幫詭異才知道,騰根之瞳,居然寄居在蘇大為的體內。

難怪此人能短短十年之內,修煉到如此境界。

蘇大為目光卻不看刀勞,而是向著熒惑星君道:“首先,我的異人品級是……二品?!?/p>

異人從一品到九品,一品、二品、三品,又被稱為上三品,對應天、地、人三境。

張果在后世能名列上洞八仙,就是因為他的境界,是實打實的二品,地境。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蘇大為早在百濟戰場上時,便以摸到異人三品門檻。

但再往上走,并不是靠時間歲月所能達到,完全靠頓悟。

刀勞與鳩婆二人幾乎同時嘶吼起來:“你怎么可能是二品異人?整個大唐,只有李淳風等寥寥數人,你怎么會是二品?”

若蘇大為是二品境界,那就與方才的張果境界相等。

就算是如今的熒惑星君,也未必能穩贏他。

熒惑星君眸中血紅光芒閃動:“蘇大為,你莫非在詐本星君?”

聲音未落,蘇大為身上,元炁狂涌。

遠在后面的高大龍、明崇儼、雪子三人,同時身體一震。

三人驚愕的抬頭,看到蘇大為身上衣衫無風自動。

層層疊疊的元炁,從他身上不斷涌出,如山,如岳,更如汪洋大海,巨浪驚天。

方圓數十丈,全被蘇大為的元炁所填充,仿佛化作他的元炁大海。

而蘇大為身后,隱隱看到一條巨鯨游戈。

巨鯨之后,是一條巨蟒。

龍形九轉。

然后是熊、虎、鶴、猿、鹿、鷹。

一共八種巨獸,對應他所修煉的八種詭帥煉體決。

每現一種,蘇大為身上的元炁和氣場,便增強數分。

詭異一族,一時間被元炁沖刷,迫得連連后退。

連籠罩在詭異們身上的黑霧都被元炁沖擊得搖搖欲墜。

在熒惑星君透著震驚的眸光下,蘇大為平靜的道:“異人修煉,有數重境界,初入門檻是開靈,開靈后,則要錘煉身體,以鍛體之術,挖掘自身潛力,這是外煉筋骨皮。

九品是外煉,到了八品之上,便是增強元炁,以元炁生化出種種異能。

這是內煉一口氣。

到了六品后,便是將外煉與內煉相合,兩者皆達到自身的瓶頸和巔峰,那就是內外兼修。

用道家的話來說,第一段是百日筑基,第二階段對應的是煉精化氣,第三階段內外兼修對應的煉氣化神。

到了這個時候,元炁與異能互化,無不如意?!?/p>

蘇大為平靜的敘述著,用道家的術語相輔,將他理解的異人境界,娓娓道來。

“到了四品之后,便是在內外兼修之上的,煉神返虛,我稱之為極限,只有到這一層,才能突破做為人的瓶頸,達到超越凡人的境界。

如果能一腳跨過去,便是異人三品,人境?!?/p>

熒惑星君靜靜的聽著。

在他身邊,刀勞、鳩婆,還有身后萬千詭異,懾于蘇大為身上的氣勢,一時不敢輕動。

那種氣場,他們只在李淳風身上見過。

只在熒惑星君身上見過。

在蘇大為身后稍遠處的明崇儼和雪子,對蘇大為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記在心中。

他們都是異人,蘇大為現在所說的一切體驗,對他們十分寶貴,可以讓他們在修行路上少走許多彎路。

熒惑星君終于開口了:“我知道你早就是三品異人,但沒想到,你居然達到了這個程度……”

“你見過親人離世嗎?”

“此言何意?”

“很多年前,我曾在玄奘法師座前聽經,法師說緣起性空,諸行無常,是生滅法。我原來以為自己懂了,但是,直到李大勇死后,直到親眼看到蘇定方死在我面前,我才真的懂得,什么是緣起性空?!?/p>

熒惑星君看著他,眼中血芒急閃,顯得十分狐疑。

“在我明白的一刻,我也就突破了人境,達到異人二品?!?/p>

蘇大為十分平靜,平靜得就像是與鄰人家常,但是他說的話,卻予熒惑星君一種驚濤駭浪之感。

那是在平靜之下,所蘊藏的一種力量。

“二品,在極限之上,是超極限,對應道家煉神返虛?!?/p>

“煉神返虛,煉神返虛,那是地仙的境界?!睙苫笮蔷溃骸胺堤撝?,所以看不出你的深淺,原來如此?!?/p>

話音未落,他身上氣勢陡然一變,頭頂上方的“熒惑守心”愈發妖艷,血芒大熾。

“就算你是異人二品又如何?天道在我,熒惑守心,真要動手,你我輸贏未定,何況我帶了這么多詭異族人……”

熒惑星君身后,萬千詭異齊聲怒吼,黑氣一時大盛。

后方明崇儼與高大龍等人面色狂變。

“熒惑星君你錯了,我并非一個人?!?/p>

蘇大為眼中亮起懾從的異芒:“我體內,沉睡著騰根之瞳,一但遇到危險,連我也無法控制后果,你想試試嗎?”

威脅,這便是赤裸裸的威脅。

然而,熒惑星君身上的氣勢卻為之一滯。

騰根之瞳究竟有多厲害,誰也不知道,但至少也是騰迅一個級別的。

在邏些城下時,朱雀星君曾去追騰迅,結果一個回合不到,便被騰迅給滅了……

哪怕騰根之瞳只有騰迅八成力量,熒惑星君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再說二品異人蘇大為,同樣不是好對付的。

熒惑星君目光急閃:“就算你有騰根之瞳,本星君也有諸多手段,何況騰根之瞳本身也是詭異,如何會幫你對付本族人?!?/p>

“熒惑星君,這話你又錯了?!?/p>

蘇大為凝視著他的雙眼道:“騰根之瞳只尊重強者,根本不在乎對方是什么種族,既然熒惑星君你是詭異一族實力最強者,騰根之瞳一但覺醒,你覺得他會怎么做?”

怎么做?

連詭異排名第一的騰迅他都敢去挑戰。

這家伙是個瘋子!

熒惑星君雖然沒有回答,但他身上的氣勢卻弱了幾分。

“大不了拚個魚死網破,哪怕驚醒騰根之瞳,只要本星君在巴蜀的謀劃沒有泄漏,大唐依舊難逃滅國之運?!?/p>

“又錯!”

蘇大為提高音量,不卑不亢道:“我來此之前,早已將此地一切,報與劍閣都督府,就算今天你真的傾盡全力,將我們留在此處,你的圖謀,也注定難以實現?!?/p>

“你……”

“還有,安文生和袁守誠也在附近,還有我手下南九郎,一幫異人,以及都察寺的秘探,你所謀劃的東西,早就不是秘密了,藏不住的?!?/p>

“你在詐本星君?”

熒惑的聲音變得森寒無比,身上殺機狂涌。

“你來黃安縣才幾天,怎么可能看透本星君的布置?!?/p>

“我不用看透,只要懷疑就夠了,從見到刀勞出現時,我就在懷疑此事與詭異有關,我有手下,有飛鷹,什么樣的情報傳不出去?”

蘇大為聲音里,透出一絲自信:“你不會以為,大唐都察寺寺卿,會被小小的黃安縣難住吧?”

刀勞與鳩婆情不自禁的看向詭異星君:“星君……”

蘇大為卻不待熒惑多思索,繼續道:“以前因為李淳風與你訂下盟約,這些年除了當年詭異長安暴亂之外,你們也算安份守己,所以我并未多關注。

但是近年,詭異頻頻出現,還涉入到吐蕃與大唐之間,由不得我不關注。

一查之下,居然發現許多有趣的事?!?/p>

蘇大為緩緩道:“當年萬年宮大水、安定思公主的案子,還有高陽公主案,如果我猜得沒錯,都有你們的影子在背后吧?”

這話出來,熒惑星君仿佛定了一瞬。

整個世界都陷入死寂。

后方的明崇儼與高大龍、雪子三人,臉色微變。

蘇大為的話,信息量巨大。

萬年宮洪水,當年差點淹死李治,莫非……

作者庚新其他書: 曹賊 盛唐崛起 絕代武神 刑徒 狂霸巫師 篡唐 中國道士的二戰 宋時行
相關小說:露露娜卡的工作室子傳冥河鈞天諸夏紀蒼炎I單兵之王龍邪獨狼歸途以罪之銘大文學家
美女写真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