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言情終極學生在都市章節

第二千八百四十四章 玷污圣池

推薦閱讀: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 將進酒 、 三國從救曹操老爹開始 、 宦妃還朝 、 暗黑系暖婚 、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 我的細胞監獄 、 系統逼我做皇帝 、 首領宰今天也想被咒術師祓除 、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李澤道又說:“我自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在書寫一個事實!難道你這個白癡兼丑八怪認為我說得不對?”

“……”云飛鶴氣得鼻子都要歪了。

李澤道表示理解:“也是,東皇圣君是比我還傻逼的大傻逼,身為他的手下,你就是傻逼中的戰斗機,你這個傻逼中的戰斗機覺得本公子說得不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該死!該死!”

云飛鶴自然不知道戰斗機是個什么東西,但是她知道這個該死的家伙正在將她往死里侮辱。

當下面色猙獰異常,毫無保留一拳砸了出去:“我殺了你!”

下一刻,一道強大的氣息爆發出來。

“轟!”

強大的氣息狠狠的撞擊在那魂陣之上,卻是直接散開,化為無形。

云飛鶴那張臉嚴重的扭曲了起來,因為過度的恥辱,嘴角處甚至緩緩流淌出一絲觸目驚心的鮮血,幾乎就要昏厥過去。

李澤道滿臉嘲諷的瞥了云飛鶴一眼,隨后看向那具尸體,眸子里流露出一絲歉意。

他本應該在無恥一些將她打個半死,這樣一來,她或許可以逃過一劫。

他回過身去,看著被困在魂陣之中,儼然成為索命厲鬼的女人,聲音陰冷刺入,說道:“如果本公子猜得沒錯,那什么白癡圣君大人應該還不知道有人在那圣池洗了下臉,對吧?”

李澤道清楚的記得,這個女人一開始還因為恐會遭受某種慘無人道的刑罰,因此選擇自毀丹田。

可想而知,東皇圣君是個極度殘暴也極度變態之人,他怕是不會殺了犯了錯誤的手下,只會將她們往死里折磨。

但是這個女人卻是出手殺人,只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個女人殺人壓根就不是東皇圣君下了命令,而是她個人行為,她擔心圣池被玷污之事被東皇圣君知道了,所以殺人滅口,隱瞞了消息。

李澤道又看向那句尸體,輕輕一聲嘆息:“你真是個大傻逼??!”

云飛鶴內心恐慌了下,卻是陰森森道:“我只知道你玷污了圣池!你還羞辱我東皇宗!我保證,你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既然圣池還沒被玷污,就意味著東皇圣君隨時都可能去那圣池洗澡,既然如此,本公子這就偷偷去往那圣池撒一泡尿好了?!崩顫傻雷匝宰哉Z道。

云飛鶴那本已經僵硬且猙獰的臉又一次劇烈的抽搐了起來。

圣池不過被這個家伙洗了下臉,雖說已經被玷污了,但是圣君大人應該察覺不出什么才對。

但是若是這個該死的家伙在往里頭撒一泡尿,萬一圣君察覺出點什么……

云飛鶴臉上的肌肉抽得更是厲害了,眸子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惶恐。

她戾聲吼道:“你敢?”

李澤道沒在搭理這個已經暴跳如雷的女人,她抱起那尸體,向前掠去。

幾炷香功夫之后,李澤道在一山坡之上挖了一個坑,將女子的尸體掩埋了,隨后小心翼翼的朝著水潭方向掠去。

李澤道離開不過小半個時辰,一白衣女子急掠而來。

“云飛鶴大人,你沒事吧?這……竟然是中品魂陣?”女子的面色一下子無比凝重,不太甘心相信自己的所看到的。

她無意中發現了負責看管圣池的蘇怡的尸體,卻又不見云飛鶴的身影,料定出事了,趕緊一路尋來。

沒想到卻是發現云飛鶴竟然被困在強大魂陣之中。

“水流云大人,快……有個狂妄之徒打算往那圣池里撒尿……現在說不定已經讓他得逞,你快速阻止圣君大人?!痹骑w鶴嚇得魂都要快沒了,聲音里甚至帶著一絲哭腔。

這要是讓圣君大人在那有骯臟罪人的尿液的圣池里洗澡,云飛鶴敢萬分肯定, 向來心細如發的圣君大人一定會察覺道什么。

她還知道,她一定不會死,她的家人也不會死……她們全家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說什么?”水流云面色也一下子就慘白到了極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要知道,圣君大人現在正前往那圣池的路上,準備沐浴更衣。

當下也顧不上云飛鶴了,趕緊起身試圖阻止圣君大人去。

……

潭水依舊清澈平靜,周圍的景致,說是仙境也不為過。

李澤道靜靜的看著那湖面,依舊無法釋懷。

他不是個小氣的男人,但是依舊沒辦法接受這件將人往死里羞辱的事情。

不過洗了個臉,怎么就玷污了?

就算真有一些口水混進這水潭里好了,這么大一個水潭,還能察覺出來?

再說了,你怎么就肯定之前沒有什么毒蟲獸類來這水潭喝水甚至是撒泡尿的?

忍不住低聲罵了句:“玷污?我玷污尼瑪的!”

然后,李澤道憤怒解開褲子,對準那水面。

“嘩啦啦……”

一道炙熱的水柱噴射而出,在那平靜的水面上蕩起了陣陣水花,出現了一個個泡泡。

魂魄里,蝶翼只覺得羞愧異常,這個主人怎么這么無聊呢?

云雨雖說小臉微紅,那雙大眼睛卻是瞪得極大,泛著異樣的神采,睡意已然全無。

“原來男人就是這樣尿尿啊,竟然跟小黑尿的方式不一樣,好像挺好玩的啊?!?/p>

想起那東皇圣君很有可能會在這水潭里洗澡,云雨更是幸災樂禍大笑了起來。

一泡撒完,看著那蕩漾起陣陣漣漪的水面,看著那在陽光照耀下顯得如此晶瑩剔透,還閃耀著神秘金色光芒的泡泡,李澤道仿若夏日里吃了一根冰棒似的,身上的每個細胞都無比的舒坦。

這泡尿撒得爽啊,是他活到現在,撒得最爽的一泡尿!

修為達到他此等層次,可以說已經辟谷了,吃東西純粹就是想吃,而并非是餓了。

所以,自然也就無需排泄這些污穢之物。

但是李澤道為了這泡尿,毅然喝了一大桶水。

收起寶貝,又拿出了一個袋子。

袋子里頭所裝的是李澤道來的路上所收集的一些不知道什么毒蟲獸類拉的糞便,這些糞便散發出陣陣惡臭味,有的還黏糊糊的,相當的惡心。

李澤道將整個袋子全部扔進那水潭里,袋子落水片刻,有一小塊區域已然變成淡黃色的了。

“狗屁圣池!本公子讓你變成糞坑!”李澤道相當解氣的罵了句,拍拍屁股,走人。

原來李澤道想趕緊逃離這陰幽山脈,但是大腿云小姐顯然絲毫沒將那東皇圣君放在眼里,身為腿毛的李澤道自然也就沒將東皇圣君放在眼里,否則就是在看不起大腿。

對大腿無比恭敬的李澤道自然不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舉動出來,所以李澤道決定繼續深入陰幽山脈,尋找那碧池圣泉。

他要變強!他不想又一次發生這種不過洗了下臉,便被認為玷污圣池了這種辱人至極的事情!

……

李澤道離開水潭不過小半個時辰之后,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這水潭跟前。

一行數十人,竟然皆是一襲白衣的女人。

這數十個白衣女子仿若眾星拱月一般,將正中間那同樣白如勝雪的輦車給包圍在其中。

拉輦車的是兩只一身雪白,身上毫無半根雜毛的靈鹿。

當然,若是李澤道見到這一幕,怕是要認為誰家死人了,正在出殯,那兩只靈鹿拉的是棺材。

主要是,這也太白一些了,白到讓人心生不起絲毫圣潔純凈的感覺,反而覺得瘆得慌。

“圣君大人沐浴更衣!”為首那個女人聲音恭敬無比的吆喝了句。

話音未落,立即有八道白色身影仿若鬼魅一般,朝著八個方位掠去,警惕著四面八方的動靜,確保在圣君大人沐浴期間,甚至不讓一只蒼蠅靠近,以免打擾到圣君大人的雅興。

與此同時,另外兩個女人上前,一左一右,神色恭敬至極的打開那輦車的白色幕簾。

不過片刻,一道白色身影仿若鬼魅,飄出輦車,滯空在那半空之中。

“恭迎圣君大人!”

所有女子躬身作揖,腦袋根本就不敢抬起來,就連那兩只靈鹿,也低著腦袋。

所有人的神色如此的虔誠,如此的炙熱卻又如此恭敬,就好像多看那道白色身影一眼,就是一種褻瀆一般。

有幾個呼吸之后,一襲白衣輕飄飄落下,一個女子恭敬至極,接住了那衣服,隨即再次將自己的腦袋低了下來。

又幾個呼吸之后,一道顯得如此曼妙如此縹緲的身影掠入那水潭之中,隨即儼然成為了那歡快的魚兒,游蕩了起來。

幾個呼吸之后,那一頭雪白長發之下,一雙仿若天生星辰的眼睛微微皺了起來。

這潭水的味道……不對!

等等,水中漂浮的那東西何物?這股惡臭又是怎么回事?

那雙仿若天生星辰一般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滾圓。

“嘩啦!”

那道曼妙的身影騰空而起,那張掛滿水珠的臉,冷若千年寒冰。

整個空間,瞬間被一道恐怖至極的寒氣所籠罩,更是陷入了一種絕對的死寂當中,仿若恐怖災難來臨之前一般的那種寧靜。

虔誠低著頭在那邊候著一眾白衣女子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以至于剛開始沐浴的圣君大人竟然離開圣池。

要知道,以往沐浴至少得持續一個時辰左右的功夫。

但是她們都知道,現在的圣君大人很憤怒!

所以,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內心著實無比的恐慌。

相關小說:我欲焚天南宋弱女子天眼煉魂風雨人生路星際大頭條這世界的土著好兇猛無極一道絕世邪神鐵血狂兵諸天重生
美女写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