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魔法塔的星空章節

第七百五十六章 無名森林

推薦閱讀: 我投籃實在太準了 、 首領宰今天也想被咒術師祓除 、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 宦妃還朝 、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 三國從救曹操老爹開始 、 系統逼我做皇帝 、 我的細胞監獄 、 將進酒 、 暗黑系暖婚

大隊人馬在沒有道路的森林中行進,尤其還有錙重的情況下,當然不可能有多整齊的隊列,或是密集的陣形。所有人除了維持前中后三群外,就是盡量讓被保護的人走在隊伍中的內側,外圍則是由那群善戰的護衛們負責。

因為參加護衛的人,都是冒險上的老手,所以只要分配好各自的崗位后,倒也沒有烏佐夫什么事情??臻e下來的他,不時把眼睛往身旁的黑暗精靈上瞟。要不是麥爾姌跟這家伙共事過,她都要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在不對的時間地點發情了。

“說吧??雌饋砟阌性挶锖芫昧??!焙诎稻`說道。

沒有多少考慮,烏佐夫便說道:“老板既然把來復槍借給妳,妳看我們是不是打開那個獵物偵測模式?!?/p>

“怎么,肚子餓了,想打獵呀。雖然說中午才過去沒多久,你也染上主人吃午餐的習慣了?”麥爾姌打趣說道。

“不是。老實說那個偵測模式,用來警戒四周的話,也是很方便的眼睛。我需要的是這個,用來保護這支隊伍?!?/p>

“假如你想保護這里的所有人,你需要的可不只是眼睛而已?!丙湢枈樢庥兴傅卣f道。但她并不講明,而是回過頭說道:“至于環境監控的問題,你放心,從一開始我就做了?!?/p>

烏佐夫嚇了一跳,問:“一開始就做了,怎么做到的?我沒看到地圖的水鏡屏幕呀。而且持續使用,槍的權能消耗會不會過多?我們這一回可不確定要花多久的時間。而且我記得來復槍使用的魔石可都是特制的,不是隨便拿來就能用。假如妳身上的儲備耗光了,那來復槍就只能當燒火棍用了?!?/p>

麥爾姌得意地撥了撥自己的右耳,世界樹分身所化的耳釘體型雖小,卻是嬌艷欲滴。黑暗精靈笑道:“也不想想我真正的靠山是誰。陛下已經解析了來復槍上的偵測魔法,并且將結果投影到我的視野范圍里頭。雖然看的時候,眼睛里會多了一些實際上不存在的東西;但習慣了之后也還好。這么做的話,省下了張開水鏡的權能,持續的時間至少是過去的數倍之長?!?/p>

事實上這件事情的背后,還要更復雜一些。林藉由首棺連結了所有斑鳩同盟的高座們,獲取世界樹的算力。反正對這些大植物而言,一直是算力冗余的狀態;所以對于有人走后門,從祂們身上偷偷摸摸動點手腳,也沒有誰真正提出抗議。

而如此大度的另一個理由,則是林用首棺連結所有世界樹的同時,也代表首棺的數據庫向世界樹們開放。里頭當然包括了林所有有關奧術之眼的設計,以及跟論壇有關的各種小應用,甚至是秘而不宣的即時通訊軟件。

只不過里頭所有東西,世界樹們都不懂其價值,當然更不會去散布。而這一回也是麥爾姌有需要,所以法思那斯才解析了來復槍內的偵測程序;并利用首棺數據庫中有提及,關于使用視網膜投影的方式,藉由分身耳釘將結果展示在自己的眷屬眼中。

之前來復槍獵物偵測模式之所以需要開開關關,最主要是用來顯示獵物位置小地圖的水鏡術屏幕,因為是用魔法主動創造某物,所以特別消耗權能。奧術之眼只是被動性的收集散布在環境中的資料而已,消耗量并不大。

投影視網膜的方法,消耗也相當低。因為那是施法者本身在支付損耗的權能,而不是魔石。如此一來一去,變成只要麥爾姌接觸著來復槍的時候,她就能隨時開啟來復槍的監控,掌握半徑約一公里以內的所有情形。

即使麥爾姌關閉了視野中的活體偵測小地圖,也還有法思那斯看著。祂隨時可以就任何異常情形,向自己的眷屬提出警告,堪稱最強活體監控設備。

而且奧術之眼所收集的信息,可不僅僅只是展現在麥爾姌眼中的那圓形小地圖,與代表敵我生物的紅藍小圓點而已。那只是選擇了最少的信息,展現在有限的顯示范圍而已。在法思那斯的處理中,奧術之眼觀察范圍內的一切,盡在祂的掌握中。

是說這棵世界樹也很閑就是了,才有空透過麥爾姌東看西看,不時提醒……

不過這些背后的源由,烏佐夫并不知道。所以他還是提出測試,問黑暗精靈道:“那能請妳說一下,現在我們的隊伍附近,有什么狀況嗎?”

麥爾姌也不以為意,說道:“剛好,我們的斥候接觸到一個大型生物。等一下,你就會接到前面來的消息吧?!?/p>

沒聽到還好,一聽到,烏佐夫緊張地追問道:“大型生物?多大?可以判斷其位階嗎?多遠距離?”

安撫這個緊張的男人,麥爾姌說道:“別擔心??茨?,應該是熊那一類的生物。但只是普通野獸而已,不是魔獸。雖然對普通人來說算是麻煩,但那幾個斥候處理不好這種問題的話,下一次就別找他們了?!?/p>

同時,隊伍前方傳來一陣騷動。派出去的斥候成員,模樣輕松地走了回來。找上烏佐夫?甘提亞,問道:“老板,我們在前面遇到一頭大狗熊。要順手宰了晚上加菜嗎?”

發現傳來的消息和麥爾姌所說無二,烏佐夫也就真的相信,這個黑暗精靈確實掌握了來復槍的偵測魔法。但對于斥候所說,他卻是搖頭說道:“我們才剛出發,就停下來肢解動物也不好。繞過那只熊吧,或是想辦法把牠引開。今天要盡可能往森林內部走,除了目標的木材,我們盡量不要停下腳步?!?/p>

擔任斥候的年輕小伙子,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說:“你是老板。一切都聽你的?!?/p>

冒險中的小插曲,沒有打亂任何人的心情。那頭沒有智慧的普通野獸,被斥候稍微一引誘,就離開了隊伍前進的路上。

而對來復槍的使用,烏佐夫原本還有顧慮。因為他知道那一套偵察魔法,那位魔法師還不曾顯露于他人面前,最多就知道另外一個攻城用的地圖而已。所以是不是曝露出來,他是有些猶豫的。

既然麥爾姌有更好的方法去使用,他樂得這趟旅程可以進行得更安全,而又不用泄漏自家老板的底牌。哪怕那位魔法師不在意其他人是不是知道,有這么一個魔法的存在,但也不應該是從他的嘴巴中流出來。

眾人繼續前進。

秋天的森林帶著一股蕭瑟的味道,泛黃的落葉比起什么時候都還要多,這當然也給走在其中的人們帶來一些困擾。所幸這個森林的小蟲子并不多,腐敗樹葉所帶來的瘴氣更是稀少。

這種森林形態,在迷地只代表一種意思,這里權能的活性比其他地方還高。同時還是以魔獸為主,而非魔化的植物為主。假如是后者,那么森林將會充滿瘴癘,普通生物難存。

帶路的人,是卡維大公爵底下的工匠團隊成員。據他們所說,他們年輕時曾進入這處森林,找到那兩種木料的樹木聚集地。所以這一回,當仁不讓擔任向導之職。

當然,時間已經過的那么久,很多地形地物也早已改變,甚至記憶也不會那么清楚。所以這一回還是要靠所有人注意經過的每一棵樹。

幸好那兩種樹木,香楠木和銀紋樟的特色都十分明顯,就是有著相當獨特的香氣。前者微香,但讓人聞之不忘。后者濃香,喜歡的人可以接受,不喜歡的人可能避之唯恐不及;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小蟲子肯定都不喜歡。

隨著時間不斷推進,眾人深入森林中。今天白天有大半都在乘車中渡過,眼下距離天黑的時間已經不遠。所以烏佐夫派人去通知前衛與斥候,尋找今天合適的扎營地點。

在森林中扎營,可不能等到天黑之后才進行。因為在濃密的樹蔭之下,能見度本就不高,白晝尚且如此;要是在月光微弱的夜晚,在里頭的人類就跟瞎子沒兩樣。

得要在還能清楚看見四周的時候,就將大部分的準備給做好。否則殘酷的自然,會給人上一場生動的課程,代價是疏忽者的性命。

就在烏佐夫思考著夜晚野營應該注意的事項時,隊伍的前方又傳來一陣騷動。又是同樣的年輕小伙子,被其他老鳥斥候派來跑腿,但也有可能是年輕人樂呵著來邀功的。至少從他的表情上來看,烏佐夫猜不會是什么壞事。

“嘿,老板,你猜我們在前面看到什么?”

烏佐夫朝一旁的麥爾姌,投以一個詢問的眼神,黑暗精靈只是搖搖頭??磥響摬皇莿游?,或是魔化的食人植物。這些生物,都會被來復槍的偵測魔法所捕捉。那么會讓斥候表現得如此興奮,烏佐夫只想到一種可能。他試探地問道:“莫非,你們找到了?”

“咦,老板,你怎么知道的?”年輕的斥候訝異地問道。

“你這副模樣,就只差寫在臉上了,我還能猜不到嘛?!睘踝舴驔]好氣地教訓年輕后生。又說道:“發現地點就在前面?通知那位大師了嗎?”

不過看著隊伍的騷動,加上烏佐夫知道這個年輕人的性格,估計發現的事情,差不多要傳到所有人都知道了吧。所以他干脆朝身邊的護衛成員們,指示道:“先去一群人,鞏固發現地的防御。小子,去請大師,領著他去你們的發現地點鑒定木料。就算真找到了,能不能用還是未知數。所以不用開心得太早?!?/p>

“你可真掃興呀,老板。想得美好一點,如何。人生可不全都是噩運呀?!蹦贻p人笑道。

相關小說:鬼妃不好惹敘花亭夜大學戀戀筆記本背靠瘟疫世界人生就像一張網仙途靈植師我爸爸是副職業大師巫師的童話我真是動漫大師龍口下的少女
美女写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